西方美食这对师友的关系有些类似西谚里的《刺猬和狐狸》:狐狸知道很多事情

快手的CEO是原来我们的员工,帮我们干搜索的,他去干快手,我都没有投资他,傻吧,想想我都想跳楼。周鸿祎 去百度验证过我们的技术能量以后,我就继续创业了。我们的小团队做了......

  快手的CEO是原来我们的员工,帮我们干搜索的,他去干快手,我都没有投资他,傻吧,想想我都想跳楼。——周鸿祎

  去百度验证过我们的技术能量以后,我就继续创业了。我们的小团队做了很多类似雇佣军的事,到处去帮别人处理技术问题。——宿华 快手CEO

  注意这话两个词,「我们」和「雇佣军」。雇佣军这个词我拿来做了标题,本文重点来扒下这个「我们」,即宿华从百度离开到正式加入快手这段时间,都跟谁在一起工作,做什么?

  后来我因为张栋(原百度“凤巢”架构师)的原因认识了宿华,他当时正在做一个社会化电商的项目叫圈圈。——张斐 晨兴资本

  关于跟张栋的关系,宿华在17年初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翟文婷的采访时提到过:

  2006年在清华读博士期间,宿华退学进入Google中国研究机器学习在搜索中的应用。在那里,他遇到了张栋,俩人不仅成为朋友,后来还一起创业。当时宿华主要配合张栋做一些算法实现。

  两年后,他们都离开Google,张栋被李彦宏挖去负责凤巢系统的架构搭建。第一次创业失败后,宿华进入百度,还是跟张栋一起做事。他是性能和系统优化专家,张栋则擅长算法,他们两个配合解决了不少技术难题。

  2011年,宿华与张栋合伙成立了一家搜索服务提供商one box。一些知名搜索引擎最早用的就是他们搭建的技术架构。——翟文婷 中国企业家

  张栋是机器学习专家,出生于1976年,2007年博士毕业于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和美国麻省理工大学联合培养学位。

  2009年5月至2011年4月,加入百度,任凤巢系统架构师,负责搜索广告核心算法的研究和开发,并获2009年百度最佳员工。

  2011年4月,张栋博士带领一个工程师团队为多家互联网公司提供核心技术服务:

  2014年,张栋创立的万博科思公司(oneboxtech)被阿里巴巴集团收购,合并成为阿里系的神马搜索。

  机器学习这个词是和大数据连接在一起的:大数据的作用,从本质上讲,是提升各行各业的效率,而机器学习是求解大数据问题最有效的工具。——张栋

  2007年,张栋在谷歌的工作涉及pLSA模型的并行化,这是用户行为分析和文本语义理解的共同基础,也是搜索、推荐和广告这三大互联网平台产品的基础。当时的思路是用MPI来做并行化。张栋和宿华合作,开发一套基于MPI的并行pLSA系统。——王益 分布式机器学习

  2009年,张栋是百度的年度最佳员工。之前百度的搜索广告百度搜索营销经典版是用规则做的,张栋用机器学习做的凤巢广告系统(应该还有戴文渊等)给百度增加了巨大的收入。

  2009年百度完成了向凤巢系统的过渡,Q4营收同比增长39.8%,年底李彦宏曾总结:“在2009年结束之际,凤巢系统的表现好于预期,帮助我们在第四季度实现了超出预期的业绩。”

  在张栋从Google到百度,再从百度离职创业刚开始那几年,他参与搅动了江湖腥风血雨。

  张栋11年3月从百度离职带上宿华一起做的one box,其实就是后来的开放平台,提供类似百度“框计算”的搜索服务,整合各个垂直频道以及未纳入搜索引擎检索体系的其他数据。

  因为360一直想做搜索,张栋从百度离职后周鸿祎投了两千万美金,在五道口做了。张栋管业务方向和融资,宿华负责算法和核心技术团队落地,相当于是CTO的角色。但那会宿华给人印象还是一个勤奋的码农,不太引人注意,大部分人都是冲着张栋的光环去的。

  那会一周上7天班,因为还要跟360内部做搜索的团队PK,双周一次。那阶段宿华经常睡办公室,“曾经不眠不休连续30个小时醉心于写代码”的故事可能就是发生这时候。

  当时团队还有个判断是,360有大把没有高效变现的流量,用搜索引擎机器学习加成的流量变现系统,将360的股价从16块翻到80-90没问题。自己可以从中赚到一大笔钱。

  正式上线号,张栋跟周鸿祎在谈对赌策略,基于他们对周鸿祎和齐向东的了解,最后张栋和宿华不加入,是由张栋团队中一部分产品研发加入360。

  2018年有天360开战略会,周鸿祎又想起了这茬,跟团队分享了一个百亿美金的教训,他说“想想我都想跳楼”。(他讲错过今日头条的故事下回再说)

  比如今天快手流行的时候,是不是你们都觉得看走眼了,有些人当年就觉得快手能长大?我告诉你,我这里有一个悲痛的例子。快手的CEO是原来我们的员工,帮我们干搜索的,他去干快手,我都没有投资他,傻吧,想想我都想跳楼。——周鸿祎,360董事长

  那场战略会的主题是将要all in IOT 的,他还拿快手距离论证切入点的重要性:

  但快手最开始叫什么?是一个GIF快手,是一个在视频带宽不太够用的时候,把很多短视频变成一个GIF图来乱发,这样一个简单的工具赢得了他第一批工具用户。细节我不说了,因为还是那句话,诺曼底登陆第一个登陆点很重要。如果快手当年没有这个概念,实际上它也不可能成就了后来。——周鸿祎

  团队一部分加入360之后,团队的one box还在做,这时候同在五道口的邻居UC俞永福找上门来了。

  因为做了搜索引擎,360的股票从16块一度涨到过120块,作为当年最大的移动浏览器UC,也想在自己的产品里加入自己的搜索引擎服务。俞永福就带着张栋去阿里见了马云,最后是UC收购了one box。

  宿华没去阿里,据说张栋去呆过一小段时间,UC跟他签的协议是他走可以,但之前团队一个人都不准带走。

  干完这两单,宿华财务自由了,时间线就要跟做圈圈时被张栋牵线介绍给张斐的时间线搜索,过了几个月宿华就与张斐程一笑在街头喝酒认识了,一伙人边喝边聊六七个小时后一拍即合。应该是到14年初交接完UC的神马搜索,宿华才正式加入快手,任职CEO。

  之前曾跟熟悉这个团队的同学闲聊,据说他们创业时也做信息流信息流产品,叫奇趣,在今日头条百万日活时做到了30万日活,跟酷派合作也有70万日活的量,但CEO觉得没前途就没坚持。

  宿华跟着张栋,是最早把机器学习技术应用在中国互联网的一批人。在Google做推荐,在百度做表现,创业做搜索卖给360和UC,他们是吃到搜索和推荐红利的一小撮人。

  在美国和中国最大的流量平台的核心部门工作过,他们见过大量的数据,尤其是创业做搜索的商业化后,从技术转型到业务,做用户体系、商业体系,他们是罕见的将搜索引擎核心系统全部都做过一遍的人。他们搭建的就是中国网民的流量入口,看到整个互联网是怎么生存、变现,西方美食见证过也实操了,流量如何通过个性化来放大,深刻理解数据和技术的力量。

  后来宿华觉得自己走了弯路,不该经常做短期的事情没有长期的事情,最后选择加入一起做大快手。张栋这些年尝试很多变化太快太过频繁,感觉做事更偏向投资者视角,当然他亲自下场做的都还是跟机器学习相关的事情。

  从过去6年二者的尝试来看,宿华和张栋,这对师友的关系有些类似西谚里的《刺猬和狐狸》:狐狸知道很多事情,但是刺猬知道一件大事。

  我们真的非常幸运,作为技术人,如果早生十年,当时没有足够快的运算和足够大的数据,做机器学习的无用武之地;如果晚生十年,好玩的机器学习难题可能都被前人解完了,会很无聊。

  期待您加入36氪官方创始人社群EClub,链接有价值的创业者与投资人,让创业更简单!详情请戳。

上一篇:XO酱牛排的做法 下一篇:西方美食从事推荐引擎技术的研发

水果沙拉

广东煲汤主要汤料盘点
贵州凯里:酸汤鱼
冬至吃汤圆 双薯汤圆的做法
火锅配菜有哪些选择
广东腊味煲仔饭的做法介绍
怎么吃中秋月饼?中秋月饼的健康吃法